13714245368

网站建设 APP开发 小程序

新闻

节奏感,是决定读者在阅读时,是畅快淋漓还是佶屈聱牙的关键。文字的节奏“节奏感”这个词,很明显是跟音乐圈借过来,但文字确实可以通过技巧,来营造节奏。我们记忆较深刻的

您当前位置>主页 > 新闻 > 新闻中心 >

写作不行文笔不好,惊艳有逼格的文案你照样能

发表时间:2021-01-20 22:01

文章来源:admin

浏览次数:

  节奏感,是决定读者在阅读时,是畅快淋漓还是佶屈聱牙的关键。

  文字的节奏

  “节奏感”这个词,很明显是跟音乐圈借过来,但文字确实可以通过技巧,来营造节奏。

  我们记忆较深刻的古代文字,总是节奏感较强的那几句唐诗宋词。

  比如“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”、“两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或者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。

  如果让你来背几句韩愈、柳宗元的散文,就未必能张口就来了。

  这些古诗词中的节奏感,主要来自对于“韵律”的控制,也就是我们常说“押韵”“声调(平仄)”和“字数”的变化。

  很多经典的现代文字,也受到古文“韵律”的影响。

  比如闻一多《死水》:“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,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”,就有人评论说完全有格律诗的风格。

  而在商业文案中,富有节奏感的文案,会让读者更顺畅的阅读,并在传播时更具有“粘性”。

  当然,这篇文章不谈论复杂的格律和平仄,只来看一些简单的,控制文字节奏的方法。

  文案的速度感

  商业文案不像小说或者散文,读者在阅读时有大量耐心,让作者可以大段的铺陈和渲染。商业文案,是在读者耐心有限的前提下,用尽量少的字数,来交代清楚商品诉求、引发读者欲望、激发读者情绪、引诱读者购买……

  所以在这个时候,商业文案需要加快文字的节奏,让它有速度感,使消费者阅读起来顺畅、快意。

  让文字有速度感的,一般有两种方法:

  1、多用短句。

  一段文字中,如果句子是长短相间的,文字就显得富有节奏感,而其中的短句,则能增加文字的速度感。

  由于短句的易读和易懂,在文学作品中,描写急迫、紧急的场景时,主要用一些短句来营造,当读者读这些句子时,阅读速度也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加快。

  比如《水浒传》中,较为精彩的片段“武松打虎”的描写,几乎全是用的短句。

  武松见了,叫声:"阿呀!"从青石上翻将下来,便拿那条哨棒在手里,闪在青石边。

  那大虫又饥又渴,把两只爪在地下略按一按,纵身往上一扑,从半空里才窜将下来。武松被那一惊,酒都做冷汗出了。

  说时迟,那时快;武松见大虫扑来,只一闪,闪在大虫背后。那大虫背后看人较难,便把前爪搭在地下,把腰胯一掀,掀将起来。

  武松又一闪,闪在一边。

  而现在的新媒体写作中,由于手机屏幕的限制,和读者耐心的更加缺乏,短句的使用则更为重要。

  虽然我不认可咪蒙的某些价值观,但是不得不说,咪蒙的文字读起来,确实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,而咪蒙文字的较大特点之一,就是频繁使用“短句”,这也是她在演讲时特别强调的一点。

  大家总默认为,只要一个人情商高,就不会有什么 情绪。

  但情商再高,也会累,也会失落,也会有不爽的瞬间吧??

  情商高的人,平时确实是个小太阳,给大家满满正能量。

  但拜托,太阳特么还要下山呢!

  2、一句成行。

  所谓的“一句成行”,就是一句话便成为一行。

  金庸和古龙的小说,我都非常的喜欢,但是就阅读上的快感而言,我更加喜欢古龙。

  因为古龙的文字,很多的“一句成行”甚至“一词成行”,比如《三少爷的剑》的开篇,便是单句成行。

  剑气纵横三万里。

  一剑光寒十九洲。

  残秋。

  木叶萧萧,夕阳满天。

  萧萧木叶下,站着一个人,就仿佛已与这大地秋色融为一体。

  因为他太安静。

  因为他太冷。

  一种已深入骨髓的冷漠与疲倦,却又偏偏带着种逼人的杀气。

  古龙这样一句成行的写作方式,不但在视觉上给读者的压力比较小,而且会让人有读“诗词”一样的快感,以至于忽略句与句之间的逻辑关系。

  为什么现代诗看起来,比散文更加的优雅,就是因为分行的缘故。而更为关键的是,这样可以增加文字的跳跃性,更利于作者的挥洒。当然,有坊间传闻说古龙之所以喜欢分段,是因为古龙的稿费当时是按行计算的。但是无论怎样,这样较多使用一句成行的方式,比金庸动辄一段几百上千字的方式,阅读起来会轻松很多。

  而在商业文案中,为了读者的阅读体验和顺畅的文案表达,会更加频繁的使用分行。“文案,要以句子来思考,甚至用词来思考,而不是段落或文章”。

  语感

  语感是一种类似于“小无相功”的高级武功,它虚无缥缈、无迹可寻,但是练成小无相功之后,就能够触类旁通,天下无敌。

  语感包括节奏、韵律、音调等细枝末节,但是更为关键的是,它取决于作者对于文字的敏感程度。

  比如天才王勃,在几个小时之内,就写成了骈体文的巅峰之作《滕王阁序》,其中的对仗、押韵、用典等都极其精彩,但这就不是所谓技巧熟练了,而是对于文字有极大天赋,将骈体文的语感化入了血液。

  当语感足够强,以及对于文字的把控力足够好之后,有些文案可以完全破除跳跳框框,写一些别有风趣的句子。

  比如木心先生的《云雀叫了一整天》中,有的一首诗是这样的:

  《贵客》

  经过好几种名酒和一杯陈年白兰地

  我胆量益壮,今晚入席以来可称从容自得

  拜杰瑞不是让你对答如流的主人

  任何事物谈过两分钟他就转换话题

  正当我对巴洛克艺术发表警僻的见解

  主人打断我的话头问我喜欢不喜欢鹦鹉

  我忍住怒气听拜杰瑞说鹦鹉的故事

  正想讲一段比他更有逸趣的传奇

  不料拜杰瑞谈起贝多芬的青年时期来

  为了奉承我他不得不把话说得十分简练

  接下来,我对本维努托·切利尼

  维多利亚女皇、运动、上帝、菲利浦斯

  摩尔人的建筑风格,都作出不少隽句妙言

  结果,拜杰瑞公爵认为我是尊贵的客人

  这首诗,虽然有些句子很长,甚至有的句子中甚至塞入了三个信息(主人打断我的话头问我喜欢不喜欢鹦鹉),但是读起来却异常的顺畅,并有抑扬顿挫的快感。

  如果把木心的长句子,拆开成短句,也可以表达相同意思,但是句子的韵律感却不见了。

  这就是因为木心先生,对于中文极致的把控能力和语感。

  语感的锻炼,并没有速成方法,只有勤奋的读读读、写写写、练练练。

  但是检查自己文案的语感好不好,却有一个“笨方法”:大声读出来。

  当你尝试写了一篇文案,由于自身习惯,自己看起来可能没有什么问题,但如果你大声朗读,就会发现有明显不舒服的地方,而这些不舒服,就是你文案中存在的问题。

  所以,当你写完一篇文案,大声朗读几遍是一个非常有效的,检查文案语感的方法。

相关案例查看更多